• 新浪微博

    林劲峰 去关注

  • 微信公众号

    盈信投资集团(h9-600519)

  • 联系电话

    0755-83664444

  • 联系地址

    广东省深圳市罗湖区银湖路金湖山庄D1栋银杏墅


    微信公众号

新闻动态

未来很难,请收好这份锦囊:投资大佬林劲峰内部分享

发布时间:2019-11-13 05:38          浏览次数:         分享:

2019·11·8 林董峰会现场发言

各位朋友,这个峰会的发起最早其实是上坤的朱静提议的。因为我们投了不少优秀的企业,我想这些优秀企业家的亲身经历,也许对我们所投企业能有一些很好的帮助。所以从2016年开始我们在大理举办了第一届的峰会,到现在已经第四届了。
今天大家看到这个主题也是第二届的企业家精神峰会,我到安徽待了两年多,安徽和江苏都是高炉家的主要市场,所以我要推荐一下安徽,安徽有一百多家上市公司,江苏可能会更多。我想通过我们的研究力量,让这些上市公司的老板来给我们的其他企业一些帮助,特别是中小企业,因为中小企业在这个经济环境下,要活下来其实是挺艰难的。他们(上市公司的老板)有丰富的企业经营经验,可以给我们众多的创业者做一个分享。
所以我们要在全国选出每个省的一个可持续发展十强的榜单。做这个榜单是一件很困难的工作,这件事情也没有人敢做,为什么呢?我一直说我们做投资的都只会讲过去,但很少敢讲未来。确实投资这个行业对GDP的增长好像是没什么贡献,是我们的实业家、企业家对国家的GDP增长起到了很大的推动作用。 


微信图片_20200424141047.jpg

未来挑战很大,但机会永远存在
今天田总定的这个主题“木欣欣以向荣”,我加了一个下联“业惶惶觅生机”。我对经济形势的判断跟田总也有比较一致的看法,我们要看好自己的现金流。今年在徽酒集团的年会上,我也跟一些安徽的企业反复强调,目前这样的经济形势下,未来我们将面临很大的挑战,所以今天这个主题我就提出了“业惶惶觅生机”,我们对未来的经营要诚惶诚恐!
回顾一下,我们是2006年投的朗诗。当时朗诗是个很小的企业,只有两块地,我记得报表应该是亏损的。如果光从投资的角度,没有人会投这么一家企业。我们之所以投,是因为我们对房地产做过17年的研究工作。17年来,我们反复的接触各种地产公司,研究所有上市房地产公司年报,我们对房地产的行业有非常深刻的理解。所以我们的投资大家看起来好像很简单,喝了个茶就决定投资了,但是这背后是我们持续的研究跟踪,持续的领悟这个行业。我们06年投的朗诗,然后09年投的上坤。现在上坤已经进入了华东房地产的十强,也进入了中国房企的百强,发展也相当迅速。所以大家不要觉得没有机会,机会是永远存在的。只要我们对某一项业务研究清楚了,我们就能找到正确的发展方向。
刚才田总也说了我们的投资回报,但是我让田总继续加油。朗诗在我们投资的企业里,回报还不是最高的。当时我记得田总有一句话很深刻,他说要让我凭着对朗诗的投资在投资界一战成名,但现在看来我一战成名好像还是茅台。不过我们还有田总二十几的股权,未来还是有希望超过茅台的。刚才田总也介绍了朗诗的养老业务,还有朗诗非常出色的技术,其实我还是不忘推荐安徽,我们安徽特别适合做养老,回头我跟田总聊聊。来到安徽之后,我发现皖南是一个青山绿水的好地方,里面也隐藏着巨大的商机。明年这个峰会就会放到合肥,由徽酒集团来给各位承办。

盈信杯交接仪式·第五届峰会将由徽酒集团承办


高炉家已今非昔比

高炉家现有6个白酒生产基地

开创了浓酱兼香型白酒并取得巨大成功

品质已达到中国白酒第一阵营,销售即将跟上


今天的高炉家跟大家以前所认识的高炉家发生了巨大的变化,尤其这两年来我亲自做CEO之后,大家跟我接触的时间也少了很多。就像田总所说的,做一件事情真的是要非常专注,你才能摸到里面的行当。虽然我研究白酒行业已经二十几年了,但真正经营一个白酒企业,确实还有很多门道需要学习。所以这两年我仅回深圳两次,而且都是在春节回家看父母,所有的时间都在思考我们行业未来的变化在哪里?我们的竞争优势怎么构筑?我们如何超越我们的竞争对手?

今天的高炉家除了当年涡阳的一个酒厂外,我们还在茅台镇收购了茅源酒业,在邛崃、宜宾、泸州分别收购了四家浓香型生产基地。总共加起来六个白酒生产基地在为我们的消费者做服务。我们开创了浓酱兼香型白酒。纯酱香型白酒大家都知道茅台,其实华东很多人不太能适应茅台的香型。我们创造性的把浓香型生产工艺的白酒跟酱香型的生产工艺的白酒,糅合到一起,取了两者的优点,这个产品研发出来了之后,在消费者的测试里面取得了巨大的成功。未来我们的还会推出纯酱香型的白酒。在质量上我们应该走到了中国白酒行业的第一阵营,虽然我们的销售还没达到,但我相信只要品质做好了,迟早有一天我们的销售会起来。所以我也要跟田总及在座各位家人特别要强调,我们的兄弟姐妹一定要喝高炉家酒,我们的质量完全超过任何竞争对手,包括茅台。


认识并顺应新时代的巨变

时代已发生巨大的变化

这个世界上不会有、也不需要有很多老板

期待更公平的竞争环境,释放民营企业的活力


田总一开始其实看不起我们做投资的,他一直说我们是资本家,老剥削劳动者。田总他觉得自己是一个劳动者,当然确实也是。其实我当时很想反驳这个问题,现在我可以用事实来反驳一下这个问题了,大家在座的应该也有13年前认识我们两个的朋友。那么大家今天看一下,田总是不是比13年前还年轻?而我肯定比13年前老了,所以你看谁剥削谁是吧?田总他还有时间去爬山,有时间去骑单车,我真的是一点时间都没有。其实这个时代也是跟过去不一样,跟马克思的资本论提出时的那个时代发生了巨大的变化。
马克思说我们资本家是靠剥削劳动者的剩余价值,取得了巨额的利润,金融界的投资家自己不劳动然后剥削经营者的剩余价值。今天不一样了,你看马云他们的价值观,是客户第一,员工第二,股东第三。新时代会有这样的一些变化。它是生产力跟生产关系的矛盾到了不可调和的阶段所发生的生产关系上的一种变革。
高炉酒厂这样几十年的传统企业,这种矛盾特别明显。所以我在安徽商报发表了一篇文章,叫做《新时代确立新方位,新时代开启新征程》。这是我第一次在党报上发表文章,也是想让全体酒厂人能够看到新时代的变化,以及什么叫做新时代,时代发生了很大的变化。
关于如何营造公平的竞争环境,包括大众创业万众创新,其实我的想法跟田总也是一样的,这个对很多的创业者,特别是年轻的创业者,会形成一种误导。其实这个世界不会有那么多的老板,这个世界上能真正成为像田总这样出色的经营者、优秀的企业家不会很多,是吧?
其次我们中国现今的社会,也不需要很多的老板,我们需要的是基础的科学家、是艺术家,不需要很多老板很多商人。为什么不对现有的民营企业进行更大的支持呢,包括这个税负上的支持?我们的国民收入占GDP的比重,占百分之二十几,全世界都没有那么高,我们政府的收入占我们GDP的收入,全世界都没有中国这么高。为什么不继续支持我们现有的企业?我想可能国家对民营企业家还不太信任,其实我们期望一个更公平的竞争环境,也包括我们资本市场进入我们中国经济,如果释放出这些企业的活力,中国经济的前途无可限量。


投资朗诗13年来,从未有过分歧

我和田总的初心一致——为消费者创造价值

我和田总有共同的价值观——未来的财富留给有需要的人

我充分信任田总的经营能力,且我们顺应了新时代的潮流


我们说说为啥跟田总关系这么好。资本家跟劳动者的关系为什么这么好?我们13年来基本没有吵过架,在经营上也很少产生分歧。是什么原因?我想有几点。
第一个就是我们做企业的初心,我们是不是在为消费者创造价值,这是首要的。就像我们的褚老一样,他说我们不要着急赚钱,特别是年轻人,容易迷茫,本该拼命的年纪,想得太多做得太少。我是2018年去年在合肥的时候,我才开始住朗诗的房。以前田总跟我吹朗诗好,但我没有真正看到,我在合肥正式住了下来之后,我才发现朗诗的产品好到住在里面我都不想出来。确实我也没有到过办公室。我们办公室非常豪华,在合肥最好的地段买了一层楼,但是我去办公室的次数寥寥可数。我一般都把客人召集到我们的朗诗系统的住房里开会。因为这个恒温恒湿的舒适度你们没有亲身体验是想象不到的,肯定只觉得朗诗吹牛。不好意思田总,十几年前我一直觉得你在吹牛,一直到2018年,我才真真正正体验了我们极为出色的产品。所以我们其他创业者也是一样,我们的初心是什么?是不是做一个好产品?
第二个是我跟田总有共同价值观。昨天我和田总吃饭,我还在说,田总你可能忘了我当时投朗诗的理由,我今天还要重复一下,因为当时我问过田总一个问题,朗诗如果未来做的很大,当然我也相信肯定会的,那你未来会变得很有钱,你怎么处置你的财产。田总毫不犹豫的说,他会留给社会上有需要的人。其实我们都有一些共同的价值观,我也是有同样的理想,所以我们在一起走了这么多年。
第三个肯定是我们顺应了新时代的潮流,我把自己的位置也放得非常低,充分相信经营者的经营才能。13年来我们从来没有在朗诗的经营上指手画脚,我们很多的商业模式也遭到一些人的反对。特别是田总给朗诗做转型,过去十几年我们错过了房地产的黄金期,我们的销售收入本来可以做得更大,可能能做到2000亿,我相信田总也有这个才能。但是一旦房地产业发生了转型,我们还有今天朗诗的基础吗?我们要培养朗诗现在的竞争优势,不是通过一两年三五年就可以成型,我们需要付出十几年甚至二十年的代价,来培养我们现有朗诗的竞争优势。所以要看我们未来十年会怎么样,二十年怎么样?我们朗诗十年后,二十年后在干什么?难道朗诗十年二十年后还继续在做开发的生意吗?我们的商业模式肯定要发生变化,否则是活不下去的。所以各种各样的包括到海外投资,我相信这个讨论的声音在我们朗诗内部都是非常大的。
这些我也心中有数,我对房地产的研究也不是三五年,特别在我们投了朗诗之后,就更深刻了。田总也应该很清楚,他没有收到过我的任何建议,一次都没有过。尽管很多人都跟我说过,朗诗这样不行那样不行,这样走偏了那样走偏了。近期还有一些有传闻,说我们要控股朗诗,当时国泰要出售,因为国泰不能够在地产上投太长的时间,所以它是必须要退出的。还有人说林总是不是想买了国泰的股份来控股朗诗?如果我们对田总不信任的话,我们肯定只有两个动作,第一联合国泰集团真正控股朗诗,第二就是跟着国泰集团一起卖个高价。因为过去的十几年来我跟田总一直是联合创始人,有传言就说我是不是要取替田总的位置。这种事永远没有可能。如果有这个想法,今天我们要不就是控股朗诗,要不就是跟着国泰集团一起卖个高价,我们联合国泰一起卖朗诗的话,甚至比国泰最近出售的价格要高得多。
因为越来越多的人看到我们朗诗的价值,所以我想说这些都是谣言!田总请放心,我永远都会站在你这边的!


回顾过往投资历程,有成功也有失败
关于失败的惨痛反思——

对新经济和新的商业模式缺乏经验

很难对人作出准确判断

对过往成功过于骄傲

吸取教训,不要抱怨任何人


07年我们第一次进入非上市企业股权的投资,当时每一笔投资都非常的谨慎,在这以及往后几年我们的投资都是相当成功,包括西凤酒、上坤、朗诗等等。但是在2014年之后发生了一些变化,我个人很看好互联网,投了很多互联网企业,现在看来有成功有失败,有做得很好的也有做的差的。总体而言,我们并没有赚太多的回报。对我们一个投资公司来说,没有投出朗诗这样的企业,其实就是失败。总体上还有很多不如意的地方。比如我们前几届峰会,有一家叫盈X瑞X的企业,包括《远离风口》那本书也说了,其实我现在也很难想象自己当时会投那样的一个人。
我见了无数的人,但是在人的判断上,我还是没有张总老到,我们冰峰的张总看人比我要准10到100倍。当我很长时间之后才发现这个人不行的时候,张总他就提前看到了。我们投的BJ一家企业,一个创业者把我们的投资款拿去买房子,去炒房,当我们要他还钱的时候,他竟然用各种手段逃避,我不能说他的名字,说了他又告我,他甚至还举报到了涡阳的银监会证监会等机构。我在想我当年看人为什么会这么差?
当然我们也有一些很好的企业,目前来看最出色的是福佑卡车,投资回报也是超过朗诗的,今天他们有事没有过来。所以总结起自己的教训,真的是非常深刻。虽然我们做了很长时间研究,从99年就开始研究互联网,网易新浪搜狐上市就开始研究了。包括后来的腾讯阿里百度这些的研究,我们也一直不间断的在进行。但是新兴的行业跟传统的行业不一样。
我们在过去的投资经验里面,对传统行业的投资基本没有失手过。但是对于这种新经济,新的商业模式,真的是缺乏经验。未来能否持续稳定的经营具有很大很大的不确定性。
对于人的判断也一样。每一个人拿着bp来到你们面前,永远展示的是他最优秀的一面,把缺点藏起来。我们做投资是一样的,很多的投资管理人只会把自己挣钱的股票告诉大家,我上个月推荐的股票现在挣了20~30%,永远把赔钱的东西埋藏在底下。你永远不知道,他开两个账号,一个买一个卖,总有一个账号能挣钱,他可以告诉你每一天我都在挣钱。很多人就是这样的,所以我们对于人的判断也是非常的困难。
第三个就是骄兵必败,我们前面的投资太成功,特别二级市场,然后我们首次进入非上市企业之后,就遇到了朗诗、上坤、西凤酒等等,包括我们很多成功的还没有上市的企业,这些出色的投资让我们头脑膨胀,觉得自己在投资界已经无所不能了。同时我们又觉得自己研究互联网这么长的时间了,在未来一片大好的情况下一定要跟上这个浪潮,生怕失去机会,被胜利冲昏了头脑。所以在我们创业的过程中,我们每一位创业者都要警醒,一定一定要非常非常的谨慎,不光是做经营,做投资也是这样。我们不懂,千万不能够去装懂。
刚才也说了很多我们投资失败的案例,但我相信佛学的因果,抱怨别人没有必要,一切都是我自己造成的。今天我们的失败也好成功也好,其实都是自己所造成的。所以没有必要去抱怨任何人。


回归熟悉的三大领域,建好生态圈

搭建生态平台,与优秀的经营者合作

普惠合作者,从核心企业群里挖掘更多商业机会

欢迎广大投资人投资经过我们筛选出来的优秀企业


我们现在投资的重心又回到从前,聚焦我们非常熟悉的三个领域——房地产、消费品、教育,回到了大型规模企业的投资,回到了产业投资,比如说徽酒集团。
我们盈信的投资,我希望通过我们所投的企业再往外投,比如朗诗上坤应该接到很多项目,朋友介绍的也好、地产界介绍也好,我们盈信自己不会再去做地产相关的一些投资。
消费品也是,我们通过所投的企业尽量整合,发挥协同效应。我们提出了生态平台的概念,生态平台有几个特点,生态就是优胜劣汰。徽酒集团要成为一家世界级的食品饮料企业,那么我们应该跟优秀的经营者合作,所以生态就是个优胜劣汰的过程。只有选择跟优秀的经营者合作,我们才能够达成徽酒集团的目标。
第二个是普惠,我们的合作者都应该从中获得报酬或者投资的回报。我们希望在徽酒集团的核心企业群里面,能够把握更多的商业机会。所以我们现在推出了黄大特茶,接下来我们安徽石台富硒,石台的水马上也会推出来。然后跟我们白酒产业相关的,包括科技信息化、包括经销商、甚至包括我们的供应商、包括我们广告传媒公司,都可以与徽酒集团进行广泛深度的特别是在股权方面的合作。
这些生态圈里面,我们也欢迎广大的投资人,来投资经过我们筛选出来的一批优秀经营者所经营的企业。所以我们今天的投资跟以往的盈信发生了很大的一个变化。我相信我们的产业投资在未来的五年十年会变成很大的一个产业集群化的投资,里面会诞生出众多出色经营的企业。因为投资这些方向都是我们的长项,包括上市企业的投资,它也是我们最拿手的一个地方。所以我们为什么会有这个可持续十强榜单的推出?就是通过这个来锻炼我们进一步的研究能力。


做投资与经营企业的异同点

投资是一个人可以走得快,做实业是一群人能走得远

做投资我是团队里最强的,做实业我得做团队里最弱的

做投资和做实业都要讲究实事求是

做投资和做实业都需要控制好风险


投资跟企业经营有不一样的地方,也有一样的地方。不一样的地方是投资真的是可以靠我一个人完成的事情。过去做投资,一个项目在我手上不会超过五分钟,包括投资朗诗在内,我们的同事真的很难跟得上我的步伐。因为我每天的阅读量信息量和处理能力,跟电脑一样,很难有超过我的。其他的同事我们也没有什么好商量。投资一个项目,以前我们开始是集体决策,后面变成我一个人决策。乔布斯说过一句话,一个人可以走的快,但一群人才能走的远,做实业就是这样。做实业肯定不能我一个人,而且最好在我们团队里面,我在各个板块的经营上能力是最差的。
我在徽酒集团也是跟以前一样,也干的是投资的工作,只是投资的方向不一样。我要投品牌多少钱?投质量多少钱?我要从哪个方向去投入,然后每一个板块的负责人,他的能力都应该要超过我。我不应该是品牌专家,不应该是质量的专家,不应该是供应链的专家,我们的团队必须要超过我,这是我们未来对团队的一个培养。这个培养的历程不会说一天两天,一年两年。我给自己的定了目标,很多人说你来安徽两年三年够了吧最多五年吧,我给自己定的目标是十年,我希望用十年来陪伴我们的团队。十年后我就可以从徽酒集团退休了,我相信十年后我们徽酒集团,一定是强将如云。这就是投资跟实业的不同了。
投资跟实业也有相同的地方。做投资我其实最有资格骗大家,我投资茅台赚了这么多钱,大家说我从03年已经看到了茅台今天。但是诚实的跟大家讲,我03年真不知道茅台能走到今天,我只知道我投资茅台,能够不赔钱,从来没想过能挣多少钱,更别说能挣这么多钱,这是我想都没有想过的。外面很多都是骗人的,说自己在茅台上赚了多少钱,多少年前就已经看好,然后未来会怎么样,一定是骗人的。我们没有,我们不需要你们的钱来给我管理,我也一般不会接受大家的钱做资产管理。我们跟大家说的都是千真万确的实话。
投资和做实业都一样,一定要控制风险,把风险想得越多你赚的越多。所以很多人问我,我能帮他赚多少钱的时候,我说我永远没办法回答你这个问题,我不一定能给你赚钱。我们跟其他所有的投资人,绝大部分的投资人都不一样。我并不能保证一定会帮你赚到钱,哪怕过去我们都是一直在挣着大钱,但这个都不能保证。我所有的投资都是想着如何把风险降到最低。所以从03年我投了茅台之后很长一段时间,没有多买过一股也没有卖过。他们老说我这个逻辑是有问题的,又不买又不卖是什么逻辑,想不明白。每次见面我们都辩论这个问题。其实是因为我们买的逻辑跟卖的逻辑根本不在一个纬度,所以我们不会买也不会卖。


给创业者的一些提醒

一定要专注主业,专业和业余的区别,与业余和狗的区别差不多

一定要顺应“奴、徒、工、匠、师、家、圣”的发展规律

一定要关注战略,找准未来努力的方向

不要奢望贵人相助,看好自己的现金流

推荐一本书《论持久战》


今天创业峰会,还是要给我们创业者一些提醒,我想还是应该专注。像我们投资也是这样,回到专注的领域。因为了解一个行业,了解一个经营模式,从投资的角度来说是非常非常困难的。经营企业也是一样,必须保持相当的专注。尤其在移动互联网时代,我们的知识获得比过去快了起码100倍,任何知识都可以瞬间了解。包括现在的区块链,想学习的话,我相信你花一天的时间,你基本上明白区块链是在说什么。我们进步的速度快100倍,同时意味着我们退步的速度也要快100倍。
未来我们都是企业的领头羊,带领我们一帮兄弟姐妹向前的人,如果我们不专注,我们将会带领一帮兄弟姐妹跳到火坑里去,所以保持对于自己主业的专注,这是非常非常重要的。
专业跟非专业之间的距离,与非专业跟狗的距离,其实差不了多少。我们不要用自己的非专业挑战别人的专业。因为那是别人吃饭的饭碗,就像你进入投资市场,你的竞争者就是我。你去做房地产你的竞争者就是田总。你进入教育领域,就意味着跟我们的李校长、王校长做了几十年校长的人在竞争。你要想想自己能不能打败,用什么方式来打败他们?
古代已经把工匠分了很多级别。我们做企业经营也是一样,它都是一级一级的。包括前面田总分享朗诗,朗诗也不是今天突然想做海外业务,突然想做养老地产,突然想做长租公寓,突然有了科技住宅的技术,都不是突然来的。我们朗诗也是从“奴”开始,一步一步走到今天算是到了一个“家”的位置,还要朝着“圣”的方向继续奋斗。现在的朗诗未来的竞争对手就是自己。
第三要提醒我们的创业者关注战略。想想我们五年后、十年后、二十年后,能不能坐在这里跟大家分享自己的成就?你用什么来获得你的竞争优势?你凭什么五年后达到某某目标,我们都要想清楚自己的方向在哪里?方向一旦错了,越努力离目标将会越远。
再一个要提醒我们的创业者不要奢望有贵人相助。前几年我也一直说,不要想着我们的投资机构那么少,包括银行也是,我们在座也有银行家。借用勒庞在《乌合之众》里说的这句话,“群体只会干两件事——锦上添花或落井下石”。银行也好,投资机构也好,对于我们的资金需求都是“落井下石”或者是“锦上添花”的。像朗诗你干的越好,这个银行给你几百亿,那个银行给你几百亿,但是一旦你经营不行就不可能了。
所以我们创业者要想明白到底要不要创业,创业的话要看好自己的现金流。每天都要想第二天拿什么来付工资?拿什么来付我每天的日常花销?拿什么来进行我的固定资产投资?什么时候才有回来的钱?投资这个费用我们哪天能回来?这是我们创业者每天都应该思考的,我提出的“业惶惶觅生机”就是这个意思。每天都应该是诚惶诚恐的状态,还有我们要百折不挠。所以毛泽东的这本书《论持久战》我推荐大家看一下,这本书不光是说我们要持久的战斗,里面还论述了我们应该怎么样去战斗,包括一些很具体的策略,能够给到我们很现实的指导意义的。
最后一句话总结,我们过去的失败教训换来这句话:我们都自以为很了解这个世界,但是要了解我们的商业的规律,要了解我们行业的未来的变化,真的是一件非常非常非常困难的事情。谢谢大家。

林劲峰
2019年11月8日 • 苏州